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> 利来约AG发财网 > 拼了!这个GDP第四大省,开始了实现“共同富裕”的重要一步

拼了!这个GDP第四大省,开始了实现“共同富裕”的重要一步

html模版拼了!这个GDP第四大省,开始了实现“共同富裕”的重要一步

图片来源:摄图网500707733

“举全省之力打好这场硬仗”,浙江再度开启工业经济的跃迁之路。

眼下,广东、山东、浙江以及江苏等多个省份都已经发布关于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“十四五”规划,明确要稳定提升制造业比重,实现从制造大省到制造强省。其中,浙江明确要加快建设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,到2025年全省制造业比重“由2020年的32.7%提高至33.3%左右”。

量化目标驱动下,升级路径也逐步明晰。11月2日,浙江省进一步印发《新一轮制造业“腾笼换鸟、凤凰涅?”攻坚行动方案(2021?2023年)》(以下简称“方案”),公布了截至目前浙江最严工业用地保护制度。

方案首次确立工业用地红线??支持地方实施工业用地控制线管理,控制线内盘活腾出存量工业用地必须全部用于工业发展。这对于“七山一水两分田”的浙江来说,做强工业的信号极为明显。

制造业是强省之基,亦是实现“共同富裕”之本。对于肩负碳中和与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浙江来说,打造全球先进制造业基地已经时不我待,而如何成功实现真正意义上制造业的“腾笼换鸟”至关重要。

红线

图片来源:摄图网501636235

一块约50亩的建设用地,如果用于房地产开发,地方政府大约能拿到10-20亿元的“土地财政收入”;如果作为承载制造业的“工业用地”,土地出让金可能仅为5000万元。

但对于浙江来说,这显然是一道不需要太多纠结的选择题。

浙江从制造业起步,制造业是强省之基,也是浙江实现共同富裕的“压舱石”。如今,浙江提出制造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比重稳定在1/3左右,首先就要确保用于制造业发展的土地资源供给,lc8乐橙找就送38元

但不同于其他经济大省,受地理条件影响,浙江土地资源宝贵,工业用地素来紧张??

此前的一项统计显示,2017年,浙江全省单位居民点及工矿用地集聚规模以上工业企业3.9个,折算每家企业的最大发展空间仅为384.5亩,自2013年以来持续排名全国末位,仅为上海的75.7%、广东的72%、江苏的60.8%、山东的40.3%。

再加上近些年城市化进程加快,不少老工业园区,尤其是中心城区的工业园区顺势“退二进三”,本就紧缺的工业用地,一度面临下滑的挑战。为了确保工业用地,浙江曾多次明确工业用地出让比例。

去年3月,浙江出台《关于以新发展理念引领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》明确提出:“2020-2025年,工业大市大县每年出让土地总量中工业用地比例不低于30%,确保工业用地总量稳中有升;省级及以上开发区、高新区等存量工业用地总量不下降。”

成效也相当明显。数据显示,2020年浙江全省出让国有建设用地24.3万亩,其中工矿仓储用地(主要是工业用地)出让面积达12.7万亩,占到了总出让面积的52.2%。而全省房地产用地的总出让面积是10万亩,远低于工矿仓储用地。

而在此轮发布的方案中,浙江重申“工业用地比例不低于30%”,且首次给全省工业用地划红线,提出像保护基本农田一样确保工业用地规模???“支持地方实施工业用地控制线管理,控制线内盘活腾出存量工业用地必须全部用于工业发展,确需改变用途的,应‘改一补一’,确保占补平衡。”

此外,还将取土地出让收入的0.5%以上作为“腾笼换鸟”专项经费,用于盘活工业用地、企业整治提升、宿舍型保障性租赁住房、产业园区配套设施等。

华东师范大学城市发展研究院院长、终身教授曾刚告诉城叔:“‘腾笼换鸟’通俗的说法就是土地资源二次开发,很多沿海地区都已经开启。从以前土地资源比较丰富,到后来比较紧缺,这成为保证地区经济持续增长的主要方式之一,浙江此举也是规律使然。”

升级

图片来源:摄图网501288173

事实上,自2017年起,浙江已经连续四年举行制造业改造提升推进会,其中三次都是党政“一把手”出席,对制造业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。

在今年8月末,浙江省新一轮制造业“腾笼换鸟、凤凰涅?”攻坚行动推进大会上,时任浙江省省长郑栅洁再次指出????

“制造业强则经济兴、百姓富,无论经济社会发展到哪个阶段,都要始终保持推动制造业提质扩量增效的战略定力。实施新一轮制造业‘腾笼换鸟、凤凰涅?’攻坚行动,是实现提质扩量增效的关键一招,必须举全省之力打好这场硬仗。”

据了解,此次方案也是传统制造业改造提升2.0版的进一步延续,“新一轮制造业‘腾笼换鸟、凤凰涅?’攻坚行动”中的“新”就体现出这个含义。共同富裕以及双碳目标下,其理念和内涵都进一步提升。

一方面,“3060”双碳目标下,工业是减碳的主战场,这也被形容为要求制造业“吃得少、产蛋多、飞得高”;另一方面,浙江获批全国首个共同富裕示范区,要求“2035年基本实现共同富裕”。

“浙江是共同富裕示范区,共同富裕不是让富的人变穷,而是要让收入偏低的人更加富有。这就要求当地企业更高端,一个是保证地区经济增长和财税收入,另一个是提高从业者的收入。”曾刚认为,“腾笼换鸟”也能给当地带来新的局面和发展机会。

这绝非易事,新使命之外,旧压力依然持续存在。据《浙江日报》报道,当下,浙江制造业增加值率比发达国家低15个百分点,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占比低10个百分点;关键核心技术“卡脖子”问题难以突破;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是广东的1.3倍,单位GDP碳排放是发达国家的2倍以上……

总而言之,生产效率不高、创新驱动不足、新兴产业支撑不足、单位能耗高等依然是浙江不得不跨过去的坎,亦是过去十余年间浙江与广东、江苏的差距越拉越大的原因。随着近年来“腾笼换鸟”的推进,这些方面也正迎来变化:

此次方案提出,通过3年攻坚,全省规上工业亩均税收达到37万元,亩均增加值达到180万元,规上制造业全员劳动生产率达到33万元/人,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10.4%以上;全省淘汰落后产能企业5000家,整治提升10000家,腾出低效工业用地100平方公里,腾出用能400万吨标准煤,减少碳排放800万吨等。

竞争

图片来源:摄图网501127407

此前全国31个省份三季报出炉,排在第4位的浙江省与第三的山东省GDP差距再度拉大??浙江省实现GDP52853亿元,山东省实现GDP60439.2亿元,二者的差距从去年同期的6360亿元升至7586亿元。

同为制造业大省,工业对经济增长的支撑性作用显著,两地间的差距从工业增加值上也能够反映出来。前三季度,浙江实现规上工业增加值为14578亿元,同期山东为19775.9亿元。

与浙江一致,实现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也是山东当下最为紧迫的任务。根据其此前发布的《山东省“十四五”制造强省建设规划》提出,到2025年,山东将基本建成制造强省,制造业增加值占GDP比重力争达到28%以上。

实际上,浙江的制造业优势不少。2020年,浙江规上工业企业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达到2.62%;国民营企业500强、单项冠军、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数量全国第一,国家重点先进制造业集群培育数全国第二。

从创新机制上来说,浙江的创新飞地也成效显著。浙江在上海设立创新飞地接近40家,解决了“大科学装置、高端人才向大城市集中,生产又向着金华这种小城市转移的空间割裂的矛盾”。

“腾笼换鸟”对浙江是难得的机遇,也是不小的挑战。曾刚对城叔表示,我们现在讲的高质量发展或者“腾笼换鸟”,有两个基本点,一个是要绿色生态,一个是要有技术支撑。浙江是生态文明建设的旗帜,对生态的要求高于其他地方,要从以前的工业生产的低成本战略转化为绿色战略并不容易。此外,当前的国际形势下,浙江如何解决技术支撑的问题,实现从跟跑到并跑再到领跑的转变,也要面临很多挑战。

浙江的工业化从低门槛的家庭工业、轻小工业起步,以民营企业为主,低散乱的特点比较突出。在曾刚看来,“民间潜在的文化资源、智力资源,包括民营企业家资源都带有比较分散的性质,怎么样把比较分散的社会资本、技术需求组织起来,这是要重点考虑的方面。”

他强调,浙商的商业模式很好,但是能否真正把它变成知识生产、知识转化和知识应用的优势,这是下一步“腾笼换鸟”能否取得成功的关键。

记者|淡忠奎

编辑|程鹏 杨欢  王嘉琦

校对|卢祥勇

封面图片来源:摄图网500707733

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